生命的探索 鄭國治 著
第八章 自由何價?

生命誠可貴,
愛情價更高;
若為自由故,
兩者皆可拋!
人都有追求自由的慾望,所以「不自由毋寧死」。美國亨利帕屈立克說:「給我自由,要不然,讓我一死了之。」
法國人權宣言:「人類生而自由平等。」這種思想原是從聖經而來。「上帝就照著自己的形象造人,乃是照著他的形象造男造女。」(創1:27)人類無論男女都是照神的形象造的,都是自由平等的。人人都寶貴自由,愛好自由,追求自由。德國作家歌德說:「自由與生活都要逐日去爭取。」(浮士德)
「自由」既然是如此重要,我們就當深入探討自由的意義、價值及其法則。
一、自由的定義
德國偉大哲學家康德 (Immanuel Kant) 說:「自由是有效的發揮眾人共有的一切特權。」
法國名哲學家孟德斯鳩說:「自由是法律許可的範圍內,做任何事的權行。」
麥克萊胥說:「什麼是自由?自由是選擇的權利,即為自己創造選擇的權利。若失去了行使這種權利的機會,人便不再是人,而只是一整體的部份,一種工具和一件事物而已。」
辭彙:「自由是說由自己的意思而動,不受非法的拘束。如人民在法律範圍內,有居住、言論、集會、結社、信教等自由。」
自由不僅是人身有行動、言論、思想、信仰的自主權,更應包括心靈的安息、良心的自由、不受罪的權勢所轄制。身體與靈魂得自由,才是真自由。
二、自由的可貴
法國哲學家盧梭說:「無自由,則國家不能存;無德行,則自由不能存。」換句話說,自由是立國的根基。一個國家若無真自由,這個國家遲早會解體,會陷在危機與混亂的光景中。而且自由必須要有德行,要有道德律的約束,自由才能存在。否則,「自由」一旦被誤用,同樣會造成社會的混亂。美國羅斯福.狄奧多說:「沒有自由的秩序和沒有秩序的自由同樣具有破壞性。」
丹麥有一句俗語:「寧為自由之民,勿為俘囚之王。」西方也有句諺語:「寧為自由的小鳥,勿為被囚的國王。」
五代李後主,原本貴為君王,年輕時擁有人身的自由。在其「漁父」詞中描述自由的可貴:
一櫂春風一葉丹,
一綸繭縷一輕鉤。
花滿渚,酒滿甌,
萬頃波中得自由。
春風拂面,輕劃著一葉扁舟。一支魚竿,小鉤垂釣。小洲花香撲鼻,酒滿壺。萬頃綠波中,享受人生真正的自由。這是何等優美的詞句,何等寫意的生活,何等可貴的自由!
然而,好景不常,世事如棋多變遷。李後主晚年竟成為俘虜,人身不得自由,思想言論亦不得自由,只好寄情於詩詞。
春花秋月何時了,往事知多少!
小樓昨夜又東風,
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。
雕欄玉砌應猶在,只是朱顏改。
問君能有幾多愁?
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。 (虞美人)
因東風追憶前塵,勾起不堪回首的傷心往事,哀愁無限。不堪回首的故國山河啊,是何等的淒清!
南唐故物依舊,山河卻改變了,人也憔悴了,訴不盡愁怨似東流的江水,流不盡也訴不完!失去自由就失去喜樂,甚至失去生存的價值和意義。真是表達了「寧為自由之民,勿為俘囚之王」的情愫。
美國總統羅斯福曾立下名言:「在我們所期待的未來每個安泰的日子裡,我們希望世界是樹立於人類不可缺的四種自由-言論的自由、宗教的自由、免於匱乏的自由、免於恐懼的自由。」(1)
尤其是言論自由最被人強調。威爾克說:「出版自由是民主國家生命的麵包。」梅遜說:「出版自由是所有自由中最大的一個堡壘,永遠不應該被政府限制。」清朝黃遵憲說:「我手寫我口。」「口」指心中想說的話,文人常用此句來表明寫作的自由。寫作是用文字發表一個人思想中所要表達的意義。可見思想的自由是何等的可貴。
波衛爾黎頓說:「個人自由乃人類尊嚴與幸福的要素。」聖經強調人生來就有人身的自由(徒22:27, 28)。主耶穌注重自由的本質,非自由的口號。耶穌說:「你們必曉得真理,真理必叫你們得自由。」(約8:32)靈性上的自由是最高貴無比的。上帝亦十分注重人身的自由(耶34:8~16;申15:12~15),自由之可貴,非金錢所能衡量,非言語所能盡述。
三、不自由的痛苦
人身失去自由,則呼吸不到自由的新鮮空氣,其內心的痛苦比肉身的痛苦尤盛。心靈被罪的權勢所轄制,則成為罪的奴僕,而心靈的黑暗與痛苦,尤勝於人身不自由之苦。
希臘哲學家艾匹克蒂塔說:「無法統治自己的人,無自由可言。」德國作家克勞狄斯說:「無法支配自己的人,不算擁有自由。」不自由,並不一定是外在的壓迫與剝削,很可能是自己的私慾捆綁自己;這樣,外在的人身雖有自由,內在的生命卻無自由。
瑞士作家拉法塔說:「魔鬼也有自由,它的自由是肆無忌憚地對自由施以恐嚇、壓迫、劫奪、欺瞞和榨取。」由此可見,自由尚有靈界的爭戰,靈界的真自由是由耶穌基督而來。「主的靈在我身上,因為他用膏膏我,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,差遣我報告被擄的得釋放,瞎眼的得看見,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。」(路4:18)
人一旦失去任何形式的自由都是痛苦的。法國有一句俗語:「貧窮而失自由,是人類最下層的境遇。」中國古代封建社會,君權至上。「君要臣死,臣不敢不死。」這種剝奪自由的專權,會失去正義和公理,對人民的傷害與痛苦是無法彌補的。
一個罪人沒有自由,他已失去了法律規範之內的自由,同時他也失去了聖潔良心規範的自由。耶穌說:「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,所有犯罪的,就是罪的奴僕。」(約8:34)而犯罪的結局是極其痛苦的。受過希臘哲學教育的保羅說:「因為你們作罪之奴僕的時候,就不被義約束了。你們現今所看見為羞恥的事,當日有什麼果子呢?那些事的結局就是死。……因為罪的功價乃是死,惟有上帝的恩賜,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裡,乃是永生。」(羅6:20, 21, 23)
作罪的奴僕既無自由,結局又是死,這是何等的悲劇與痛苦!
四、自由乃無價之寶
金子、銀子可以重量估價,惟自由乃無價之寶。無論是人身、精神、心靈的自由都是無價的權利與享受。
縱然不幸失去身體的自由,仍可有精神的自由。希臘哲人沙孚克里斯說:「即使身體是奴隸,你還有精神的自由。」西方有一句諺語:「有意志的自由,你就不是奴隸。」西洋哲學辭典解釋意志自由:「意志自由是精神體的一種能力,這種能力使它對意識到的有限度價值,自動採取方向,並使它選擇或不選擇一個有限度的善,或者使它在這個或那個有限度的價值中選取其一。因此,只有意識到某一事物是真實而有限度的價值,而且從另一個角度同時帶著非價值成份時,才有自由意識可言。如果有某物顯示出是絕對的價值,不為任何缺陷所限制,則意志必然肯定並追求此善;這並非受到強制力,而是有限的精神體面對善時的自然反應。」(2)
靈魂的自由是最珍貴的,一位佚名作家說:「雖然我的羽翼被緊縛著,但我的心卻很自由;監獄的牆壁雖能阻止我逃逸,但不能束縛我靈魂的自由。」人為萬物之靈,人有身體,也有靈魂,靈魂非以精神為限,乃在精神之上。如何才能獲得靈性的自由呢?
(1)真理叫人得自由
耶穌對信祂的猶太人說:「你們若常常遵守我的道,就真是我的門徒,你們必曉得真理,真理必叫你們得自由。」(約8:31, 32)
耶穌說:「我就是道路、真理、生命,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。」(約14:6)
相信耶穌所傳講的真理,在真理的規範內,便不受罪的轄制,即成為自由之人。一個人若以真理為基礎,洞察事實,便不被愚昧無知、不良風俗習慣所束縛,真理能幫助我們分辨是非,脫離罪的奴隸。更何況,耶穌宣告自己是道路、真理、生命,是人與上帝和好的橋樑,是人與上帝溝通的中保。祂的保證不受時間、空間、政權所改變。故從「真理」所得的自由才是永恆的自由。
(2)上帝的兒子給人真自由
耶穌說:「所以天父的兒子若叫你們自由,你們就真自由了。」(約8:36)
上帝的兒子是指耶穌基督(約3:16),祂叫人從罪的轄制裡得自由;從死亡中(羅6:23)得自由的生命;從勞苦、重擔裡得享自由的安息(太11:28~30),內在生命心靈的自由才是真自由。受過高深教育的使徒保羅說:「基督釋放了我們,叫我們得以自由,所以要站立得穩,不要再被奴僕的軛挾制。」(加5:1)真自由不再作罪的奴隸,真自由不再受罪權勢所挾制。
(3)聖靈叫人得自由
「主就是那靈,主的靈在那裡,那裡就得以自由。」(林後3:17)
「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穌裡的,就不定罪了。因為賜生命聖靈的律,在基督耶穌裡釋放了我,使我脫離罪和死的律了。」(羅8:1, 2)
律法對罪人所宣判死亡的刑罰,只有耶穌被釘十字架的救恩才能挽回(約壹2:2),因為「律法的總結就是基督,使凡信他的人都得著義。」(羅10:4)
聖靈叫人得著自由的生命。「生命聖靈的律」高過「罪和死的律」。聖靈賜更高生命的律,是超然、聖潔、大有能力的,不再受罪的權勢所捆綁,乃是超然得勝的。聖靈裡的自由,是內在生命心靈中的真自由。不但從罪中得釋放(羅6:18),結局得永生(羅6:22, 23),並且得榮耀(羅8:21),這是何等寶貴的自由,也是世俗、文化中找不到的自由。
五、自由的守則
自由若被濫用、誤用、謬用或歪曲,則自由就失去了真正的意義。所以自由必須要有法則,方能成為真自由。
(1)不可濫用自由
自由一旦被濫用,罪惡橫生。法國羅蘭夫人說:「自由啊!多少罪惡假你的名而行。」法國有一諺語:「放縱是自由最大的敵人。」這一代青年,多少人假自由之名放縱情慾,甚至藉口說:「我有我的自由,我愛怎麼做就怎麼做,要同性戀就同性戀。」這就是濫用自由,同性戀不僅違背道德律,亦違背人性正當的功用。聖經說:「因此上帝任憑他們放縱可羞恥的情慾,他們的女人把順性用處,變為逆性的用處。男人也是如此,棄了女人順性的用處,慾火攻心,彼此貪戀,男與男行可羞恥的事,就在自己身上受這妄為當得的報應。」(羅1:26, 27)
「自由墮胎」是變相的謀殺,亦是濫用自由。聖經說:「不可殺人」(出20:13),當然包括不可自殺,亦包括不可毀滅未出母胎的嬰兒。希姆法卜說:「自由本是無價之寶,一旦被濫用則會變為腐敗。」
聖經說:「弟兄們,你們蒙召,是要得自由,只是不可將你們的自由當作放縱情慾的機會,總要用愛心互相服事。」(加5:13)
自由不是放任。有自由而無愛心,自由便會為人誤用。因為人有肉體的情慾,當在聖靈的愛中行得合乎真道,方向聖徒的體統、為人的原則,才能享受自由,而不濫用自由。
(2)以不妨礙他人之自由為原則
德國大哲學家康德說:「在彼此不妨礙自由的範圍內,擴張自由,這是自由的原則。」
妨礙他人的自由,就是侵犯他人之權利,致使他人不得自由,所以當遵守自由的法則。如示威遊行,打破旅館之廚窗,毀壞他人的財物,不能藉口說:「我有我的自由,我愛做什麼,就可以做什麼。」自由乃是以不妨礙他人之自由為原則。不然就成為野蠻,野蠻不等於自由!
「你有你吃飯的自由,我有掀翻你餐桌的自由。」這種自由已違反「不妨礙他人之自由」的原則,不尊重別人的自由,就是野蠻的舉動。美國總統林肯說:「那些否認他人自由的人,其自身也不應享有自由。」十足強調自由的法則。
英國作家鄔爾夫說:「為了享受自由,我們就必須控制自己。」換句話說,自由是有約束的、有法則的,自由必須合乎法、理、情、道德、良心的要則。自由不可放肆,不可無理性,自由需要理智的約束,自由乃當以「不妨礙他人之自由」為原則。
保羅說:「我說的良心不是你的,乃是他的。我這自由為什麼被別人的良心論斷呢?我若謝恩而吃,為什麼因我謝恩的物被人毀謗呢?所以你們或吃或喝,無論作什麼,都要為榮耀上帝而行。不拘是猶太人,是希利尼人,是上帝的教會,你們都不要使他跌倒。就好像我凡事都叫人喜歡,不求自己的益處,只求眾人的益處,叫他們得救。」(林前10:29~33)
因愛心的緣故,不在飲食上叫人跌倒,而甘心犧牲自我的自由,叫人得救,並且榮耀上帝。愛有超然的力量,能約束自己以達到更美的善。聖經所論的自由是叫別人得著更大的自由,比「不妨礙他人之自由」有更高的層面。
(3)當遵守使人自由之律法
律法能規範公義的行為,正直的事。律法能讓社會、國家秩序井然。
「人的本性既屬於有限的、精神和肉體的、理性的、社會性的存在,當然他的自由不能漫無限制,像自由主義 (Liberalism)、無政府主義 (Anarchism)、反法律主義 (Antinomianism主張廢棄一切法律) 所倡言者。理性本身要求人按良心服從道德律,而不是由於外力壓迫;且應以保持人格尊嚴的方式積極參與基於自然的社會秩序。」(3)
遵守國家的法律,是人民的責任。有法律社會的秩序才能被建立。德國哲人黑格爾說:「秩序是自由的第一要件。」一國若無法律,這國必無秩序;一國若無秩序,人民就無自由的存在。
法律的精神是維護正義。博爾克說:「正義與自由相表裡,一分離,則兩者皆失。」若沒有法律就無法伸張正義。法國有一名言:「天然者,自由之根本;正義,自由之標準;法律者,自由之保障。己所不欲,勿施於人者,自由之限界。」這幾句名言,已把自由的界說包容無遺,既精闢,又有份量。非一般玩弄自由、法律者所可容身。
有正義,自由才不會被放縱。法國有一俗語:「放縱是自由最大的敵人。」羅馬政治家西塞羅說:「放縱的自由,會把個人與國家導入放縱的奴隸根性,這種自由比不自由更危險。」可見放縱的自由不是真自由,有正義的自由才是真自由。
聖經說:「所以你們要脫去一切的污穢,和盈餘的邪惡,存溫柔的心領受那所栽種的道,就是能救你們靈魂的道。只是你們要行道,不要單單聽道,自己欺哄自己;因為聽道而不行道的,就像人對著鏡子看自己本來的面目;看見,走後,隨即忘了他的相貌如何。惟有詳細察看那全備使人自由之律法的,並且時常如此,這人既不是聽了就忘,乃是實在行出來,就在他所行的事上必然得福。」(雅1:21~25)
上帝的道是正直公義的,是真理之道、生命之道、救恩之道。因此,人不單單聽道,還要信道、行道,才能真正享受使人自由之律法。上帝的道使人因信耶穌基督得著自由的地位(加2:4)、自由的身份,不被罪所轄制(羅8:2)。舊約的律法,表面看起來,似乎是約束人的自由,其實是使人得自由。例如上帝著摩西所頒佈的十誡(出20:1~17),是叫人有合法的自由。非法的自由在本質上是「非自由」。人若遵守上帝真道的教訓,他可有不犯罪的自由。人若抗拒上帝的吩咐,則反而會失去自由。
例如亞當有自由,依照上帝的吩咐去做,也有自由違背上帝的命令。因為上帝創造人類,賦予「自由意志」,人要負起自由意志選擇的責任。
上帝為何要給人自由意志?偉大哲學家奧古斯丁 (Aurelius Augustine) 說:「若人是善的,而且除非他先願意行善,就不能行善,他就應當有自由意志,缺此他就不能行善。我們不得因罪惡藉自由意志而發生,便假定說,上帝給了人自由意志,是為叫他犯罪。人缺少自由意志,不能過正直的生活,這就是神當給人自由意志的充分理由。」(4)
「自由意志」有其價值與功用。「若無意志自由,亦即沒有選擇這或那的可能,這樣,明顯地,任何人不能對他的行動負責,也不應受到讚譽或責備,恰如病人對於所生的病一般。因此,如果沒有意志的自由,倫理上的善就無法和純粹的利害關係分清。而良心的無上命令,良心平安或不安,罪惡感,悔恨的經驗,這一切都成為無意義。如果拋棄自由意志,則人的道德尊嚴亦隨之被取消,而人類的存在根本失去任何意義。」(5)
上帝給人自由意志,乃要人甘心樂意的傾善不傾惡,好叫人能真正的榮耀祂(賽43:7)。
人若遵守神的律法,舊約先知的訓勉,新約聖經的教訓,並且身體力行,不僅聽道,而且行道;不只得救,而且得勝。自由的法規,不以外在的律法為限,乃當將律法刻在心版上,遵照生命聖靈的律,活出更高自由的律。
總而言之,自由既為無價之寶,心靈自由更是眾自由之冠;先有內在生命的自由-從罪中得釋放,才能真正實現外在生活的真自由,才有能力得著不犯罪的自由。相信主耶穌為個人的救主,是得著內在生命屬靈自由的秘訣,將來才有進入天國的自由。

註(1): 《實用名人大詞典》;企劃主編高源清;台灣故鄉出版社(民國71年);第543頁。
註(2): 《西洋哲學辭典》;布魯格編著,項退結編譯;台灣華香園出版社(1988);第218, 219頁。
註(3): 同註(2);第217頁。
註(4): 原作者:奧古斯丁,翻譯者:湯清;香港基督教文藝出版社(1972);第217頁。
註(5): 同註(2);第219頁。